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满西楼

愚石原创,欢迎阅读,谢绝转载,严禁复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牛铃儿叮当【原创】  

2011-06-26 09:01:16|  分类: 已发表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 叮当,叮当……牛铃儿摇响了,像一首欢愉的歌,摇醒了乡村的山,摇绿了乡村的水,摇得炊烟袅袅,摇得童年心荡漾。

    小时候,我家养了一头牛。妈妈叫姐姐去放牛,她像一条狡猾的泥鳅,溜了。妈妈叫妹妹去放牛,她像一只调皮的小狗,跑了。妈妈叫我去放牛,我就乖乖地去了。我不知道放牛对她们来说有多痛苦?只是一次而已,她们这一生就再也不愿意去放牛了。而我却乐在其中。
    我喜欢一手牵着牛,一手拿着书,牛儿悠闲地吃草,我就入神地看书。在叮当的铃声中,我有时忘了自己挡住了它。牛儿就会生气,用它头上的角来报复我。它头一低,角从下往上轻轻一扬,在那哐当哐当的铃声中,它就在我身上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瘀痕。但是,我还是喜欢放牛。放牛比干其他任何农活让我开心,因为那时我可以自由地看书。
    后来,牛生了小崽崽,不能牵在手上了,我只好给它们自由。它们母子常常撒着欢儿,在山坡上自由自在地吃草,游荡。叮当,叮当——铃声清脆而欢愉。

记得家乡的人们骂人时,最爱说笨得象牛。可我的牛并不笨,它很会观察我。知道该什么时候去犯错。只要我坐在绿绿的草地上,一进入书的海洋,它就会去偷吃老百姓的庄稼。结果受惩罚得却是我。回家不是挨父亲一顿臭骂,就是母亲一顿好打。怪谁呢?那时的粮食是很珍贵的,庄稼被牛吃了,人就有可能饿肚子。所以我只好替牛挨过。我一边掉着眼泪,一边嘤嘤地哼着哭腔,心里虽不恨牛的嘴馋,却愤愤不平,埋怨父母:又不是我偷吃的,干嘛打我啊!可我还是喜欢放牛,觉得远比扯猪草,砍柴有意思多了。

记得一次暑假,我把俩牛儿赶到娃儿垭后面的庙湾沟去,让它们去吃半山坡上青青的野草。我背着背篼,手拿镰刀,顺便割些猪草回家。

一会儿,我看见奇怪的事发生了,那只小牛在坡地上跳舞。它四蹄不停地跳动,头还不时地往身子两边蹭,尾巴使劲地来回甩动。我笑着跑近小牛身边想看个究竟,是什么原因让我的小牛今日成了一个舞蹈家?当我走近小牛时,看见地里冒出一串串土蜂,正向小牛发起进攻。牛被蜇疼了,才“手舞足蹈”。等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时,为时已晚。那些天兵天将分出一小拨,向我发起了进攻。感觉到钻心的疼痛,我飞快得向玉米地里跑去,想甩掉那群可恶的家伙。它们在我身后穷追不舍,我边跑边丢了背篼,扔了镰刀,甩了外套,钻进密密的玉米林,才逃脱蜂子疯狂地攻击。我的头上已经有了几个大大小小的包块,那是蜂子们战胜我的杰作。我眼睛感觉疼痛,忙回去找到背篼镰刀,砍了一根柴,剔去枝桠当拐杖,急急忙忙赶着俩牛回家。

走到娃儿垭半山腰时,我眼睛肿得啥也看不见了。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瞎子,走在俩牛后面,凭借听牛的铃铛有节奏地响声,借助手上的拐杖,摸索着回家。一进大门,喊了一声妈,我便汪汪大哭起来。

受到野蜂围攻,我在家里躺上整整一天。母亲找来一种水葫芦叶子,捣碎给我敷在眼睛上,第二早起来,肿痛消失了,我又可以放牛了。
     在我的童年里,叮当的牛铃儿,响在小河边,响在公路旁,响在田野里,响在山坡上,响在我童年的梦里,像一首欢愉的儿歌,伴随着我成长。


    
此文于2015年4月25日发表于《绵阳日报》。
 
图片  

     ( 文 / 愚 石 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